理论家专栏|文艺理论|百家分析|每周调查|主编瞭望|著述连载

《陪我走一段》

2019/04/02 17:29:23 来源:777 Casino网  
   

  央视重磅推荐!龙应台、席慕蓉、张晓风特别推崇!余光中、痖弦、蒋勋等2019年经典散文集,献给每一个人生路上独自前行的你。


  在漫漫人生路上,总有一些人,注定与我们一路同行,紧密相依。余生很长,何必慌张。往后的路,我们慢慢走。

《陪我走一段》- 立体封.png

  作者:余光中 痖弦 蒋勋 等  张曼娟主编


  类别:·散文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市时间:2019年3月第1版


  定价:48.00元


  一、内容介绍


  这是一本关于陪伴的散文集,精选余光中、痖弦、蒋勋等一系列作家和文化名人的佳作。


  这些华语文坛熠熠生辉的作家们,像你的老朋友一样,用手中的笔细述他们经历的陪伴故事。其中既有对情感的倾诉、往事的追忆,也有对美景的详述、人生的思考,兼有温暖的记忆和对明天的期许。


  当你觉得孤身一人时,你可以从书中找到慰藉和力量。当你一个人在茫茫无际的夜晚踟蹰时,愿你能想起的,不再是孤单和路长,而是波澜壮阔的海、心头炽热的爱和天空中耀眼的星光。


  愿我们无助难过的时候,这些有爱陪伴的时刻都能长出灿烂的花来,温暖漫长的黑夜。那是岁月留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余生很长,何必慌张。往后的路,我们慢慢走


  二、作者介绍


  余光中


  当代著名散文家、诗人。一生从事诗歌、散文创作,曾在台湾、香港各大学担任外文系或中文系教授暨院院长。代表作有《白玉苦瓜》《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等。


  痖弦


  台湾著名诗人,《创世纪》诗刊三驾马车之一,席慕蓉启蒙老师,红极一时。著有《痖弦诗抄》《深渊》等。


  蒋勋


  台湾著名作家、诗人与画家。代表作有《孤独六讲》《蒋勋说红楼》《生活十讲》等,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


  三、本书看点


  余光中、痖弦、蒋勋等2019年经典散文集


  书中收录了余光中、痖弦、蒋勋、隐地、郝誉翔、吴钧尧、王盛弘、杨明等一系列作家和文化名人的佳作。致人生路上独自前行的你。


  每一段和你一起走过的路,都值得被记住。


  生命里最有意义的事,不是我活过多少日子,而是我记住的日子里,所过的每一天,都有你。


  余生很长,何必慌张。往后的路,我们慢慢走。


  活在这世上,我们每个人都渴望陪伴,而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也总有一些人,注定会与我们一路同行,紧密相依。


  四、目录


  第一章 人生不惧成长,初心仍如少年


  002 最坏的时光


  007 想念的记忆


  013 断线


  021 陪我走一段


  026 来到旷野


  031 失落的照片


  037 最美的·最美的


  044 生活里看见的


  第二章 探索自我,是一生都要做的功课


  050 一日神


  056 这些困境,存在着


  061 孩子


  065 迷途的鸽子


  072 飞行与阅读


  078 书写就是旅行


  第三章 爱可以改变世间的一切不美好


  090 追念亡友吴望尧


  105 超人的爱


  113 梦中见


  120 余光


  126 任意门


  132 尿片战争


  141 我、联副、人间与高信疆


  第四章 行走中看见希望和力量


  154 无诗的女人


  161 秋水共长天一色


  169 花与人间事


  174 风景花东


  180 香江拾遗


  188 蓝鹊飞过


  191 美在实用的基础


  197 丹锥山下


  第五章 永远对生活有所期待


  204 敬爱的郎世宁


  211 在纸上飞行


  220 有时身在小人国,有时我是格列佛


  231 用枪的时机


  240 私读密写,恋人絮语


  256 王羲之兰亭序


  262 扼口


  270 论吃饭


  五、精彩内文


陪我走一段


李冠颖 / 文


  我求学的第一个记忆和我妈妈有关。


  可能是三岁或者四岁,连幼儿园小班都还没有入学的时候。我在新买的弹簧床上睁开双眼,耳朵旁传来少女的祈祷的乐音,我还不知道声音从哪里来时,它就悄悄溜走了。


  我起身往厕所走去,厕所木门很旧了,潮湿得像刚从海中打捞出来,我敲敲门,妈妈在里面,她走了出来,说今天要去上幼儿园了。


  紧接着记忆的画面跳至一楼门口,我在大包的饲料上翻滚着玩,我家开了间动物医院,爸爸是兽医,印象中店内的狗都比我高快一个头,龇牙咧嘴的好不吓人。趁我发呆时,家门口偷偷停了辆娃娃车,我好奇地跑出门,里面走出一个很年轻的大姐姐,她搽着很鲜艳的红色口红,我躲到妈妈的后面,我说我不想上学。


  妈妈和老师聊了一下,老师本来要过来劝我,但妈妈说没关系,于是老师挥了挥手就和一车子的小朋友走了。妈妈则进去店里推出那台红色很老很旧,还会冒出黑烟的伟士牌摩托车。


  妈妈发动后,我坐在她后面抱紧她的腰,她在一条大马路上缓缓行驶着,路上没有什么车和人,远方有一幅很大的彩虹看板。我抬头往前望,几乎以为自己要陪妈妈飞往彩虹的另一端。


  而那竟已是十六年前的事了。


  十九岁的我在老旧的弹簧床上醒来,时间才五点十三分,昨夜梦到了儿时的往事,一时尚在恍惚岁月流逝之快,往窗口望,雨滴答地在下,楼下似乎还藏着那辆娃娃车,我怔忡了一会儿,才记起今天是回台北的日子。回一所我即将休学的大学。


  我的智商一百四十多,接近一百五,但求学的过程始终称不上顺遂。从幼儿园到现在始终如是,要从法律系休学也是人际关系再一次出了问题。大概是礼拜五回来的时候,我对家里说,这个学校我读不下去了,我要转学考,如果失败了就休学,去补习班准备考兽医。爸爸一听立刻破口大骂:“别以为兽医很好考了!我当兽医很辛苦耶。为什么你总是做什么都不能坚持到底呢?如果你考上兽医后又想要放弃呢?”


  但我没有回答他。


  爸爸的脸色铁青,他一定觉得自己很倒霉,生了一个动不动就转学、休学的儿子,从中学就要带他去看精神科,要将他送去精神病院老婆又反对。真是难养死了!我边将安眠药放进行李,边这样想。安眠药还剩下五颗,但有时我一晚就必须吃到五颗,当然知道这对身体不好。佛说:心无挂碍,无有恐怖。如果我可以做到心中没有烦恼的话,我自然就会停药,可是这对我太难了。


  “准备好了吗?”妈妈轻轻敲了敲门,将我再次拉回现实,是该出发了。


  这是我三个月来第一次回家,而我也仅在家里待了一天半,我和妈没有说太多话,坐在一起看电视时,她将几件新买的衣服硬塞给我,说台北物价贵难买到好衣服,但妈妈买的样式都很土,像她上次买的毛衣我从冬天放到夏天,又冬天,仍是簇新地躺在衣柜里,像是未见过世面就先寿终正寝了。


  那几件NET的衬衫便随意放在客厅的沙发上,但妈妈锲而不舍地又将它们装进袋子叫我放进背包,我颇为不耐地对她说:“就算我拿了,我也不一定会穿啊!放在家里就好了。”


  “还是拿走吧,反正下次你回来我还是会再买,你就拿走吧。”


  迫于无奈,我还是收下。感觉衣柜又添了不少废物。


  汽车开至客运站时才五点四十分,巴士六点出发;买票后,我和妈去吃早餐,我一直盯着天空发呆,雨是越下越大了,希望车程不会被延误才好。五点五十六分,谢天谢地巴士终于来了,我跟妈迅速挥挥手,请她好好保重身体,便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找到位置后,我开始打盹,坐隔壁的老头突然敲敲我的手:“少年啦!不好意思,你可以和我女儿换个位置吗?她坐在后面那边……”于是我走到车后靠近洗手间的位置,这儿透过窗口可以瞧见客运站的景象,驾驶员火气十足地和柜台人员不知道在争论什么,我侧着身往下望,看见一把紫色小伞在大雨中兀自伫立着。


  不会是妈吧?她应该已经回去了。我仔细看那人的穿着,妈妈竟然还站在原地眺望。


  巴士非常高,我站起身同她招手,想叫她快点回去,但她没有看到我。妈妈只是一直站着,凝视着尚未发动的巴士,她在目送我的离去。


  我知道她是想要看见我,但是窗户的玻璃早被锁死了,我还在想要不要下车叫她快点回去,不要再傻傻给雨淋了,驾驶员就砰砰砰地冲上车,巴士便发动了。妈妈仍站在雨中,一动也不动地看着车子慢慢驶离她的视野,我望着车窗外的她逐渐缩小,慢慢成了车窗上一小滴紫色的雨点,等车拐了一个弯后,我就完全看不到妈妈了。


  心中有种说不出的难过。我的妈妈在她的人生中总是扮演着不说话的配角,安安静静地陪着我,支持她孩子的决定,印象中她不曾骂我或是打我,当医生宣布我是个过动儿,是攻击性人格,是躁郁症患者,是……她所做的只有体谅。


  在这十六年来,她无论日夜都陪在我的身边,妈妈用加倍的爱与谅解呵护我,只有她会大声反驳别人,说她的孩子并不是坏孩子,他只是不懂得表达自己。妈妈选择相信我,相信那是她孩子自己选择的人生。她给了我别人不曾给我的爱,但随着年岁日长,我却渐渐忘了去珍惜,这份难得的缘。


  我想起昨夜的梦。在我小时候,妈妈可以载我。但现在我就将二十岁了,妈妈也老了,当永远长不大的小男孩又逃避现实时,她再也没办法保护我,妈能陪我的路可能就剩下一小段了。妈也只能默默地看着我,希望那个从小就从老天爷手中偷跑的早产儿,能好好地走完全程,不要再半途而废了。她希望的也仅是这样,但我却一再让她失望。


  车内喧闹非常,隔壁的少女把耳机开得像是音响,我想控制住情绪,于是我随手打开了妈妈硬塞给我的袋子,赫然发现了两千元用小夹子固定在衣服上。


  我激动得难以言语,感觉车内车外同时下起了倾盆大雨,旁边的少女一定觉得我很奇怪,怎么看着衣服就开始哭了,到底都几岁的人了?我想我那时的样子要多笨拙就有多笨拙。我猜想妈妈应该已经离开她站的地方了,但我却一直有种感觉,妈妈似乎还是在雨中,坚持要目送着那使她日夜操心的孩子,依依不舍地看我远去。


  (编辑:李思)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扫描浏览
777 Casino网手机版

扫描关注
777 Casino网官方微信

返回首页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100028 电话∶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071051 电话:0312-3199988
777 Casino网版权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91110105802944599P
777 Casino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实景律师事务所